[期刊评论] 2018年半月谈第5期:陪作业陪出焦虑症

[复制链接]
更新于 7-2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99 贵州人事考试信息网导语:
    “要考公务员,必读半月谈”。《半月谈》是参加公务员考试的考生首选的“课外”读物。这是因为:
    首先是权威性。《半月谈》是中宣部委托新华社主办的杂志,具有很强的权威性和政策导向性,是考生了解国家政策、特别是政策导向的一个重要渠道。
    第二是针对性。《半月谈》内容宽泛而精炼,《半月谈》一般都是有针对性、有重点性地报道和评论国内重大事宜,因此具有很强的针对性。
    第三是实用性。公务员考试分行测和申论,申论让不少考试为难,而《半月谈》每一期的评论文章,就是一篇好申论,有些可以说是无懈可击的好论文。比如每期刊头的“半月评论”,都具有很强的思想性、逻辑性,多读多品这些文章,对自己的申论写作是有帮助的。有一些文章,甚至可以成为申论写作的模块,可用于模仿。
    因此,想考公务员,最好是多读《半月谈》。另外,一般公考不涉及外事,因此,《半月谈》最后的国际内容,不感兴趣的,可以不读。


陪作业陪出焦虑症


  有人“心梗住院”,有人“脑出血奔急诊”……家长们无处安放的“陪作业焦虑”近期广受关注。


  相关统计显示,中国学生每天写作业超过2小时,而“陪作业”已成为影响家长幸福感,诱发亲子矛盾、家校矛盾的社会问题。


  针对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,教育部门不断出台减负要求,但学生负担为何始终无法降低?


  谁知作业苦?1个周末12张卷


  2017年12月24日是个周末,本想出去过圣诞节的沈阳市三年级学生小宇却不得不埋头写作业。临近期末考试,学校留了平时两倍的作业:12张卷子加英文单词记忆,其中7张语数英学科的期末冲刺升级卷,5张多音字注音组词卷。


  半月谈记者在多地采访了解到,中小学生作业量大成为众多家长抱怨的痛点。


  深圳一所小学二年级学生家长反映,语文每天都有背诵,老师还要求写童话短文,600字左右,每周一篇,孩子不会的字特别多,得一个个查字典,这样的作业起码要用2小时。英语方面,每天都要背诵英文短文,一次是一名外国人介绍他的家庭,人名又多又长总是卡。孩子从晚上8点背到11点,最后带着哭腔说:“妈妈,我觉得我永远都背不下来了。”


  中小学人工智能教育平台“阿凡题”近日发布互联网教育大数据报告——《中国中小学写作业压力报告》(以下简称《写作业压力报告》)。


  根据其线上近亿注册用户、线下近百家实体店用户调研数据,中国学生每天写家庭作业2.82小时,或居全球第一。


  因为有中考压力,初中生作业量更是惊人。


  女儿去年升入黄浦区一所知名初中的上海市家长王珏说,女儿小学上课外辅导班比较少,到了初中就吃足苦头。“我现在每天晚上都要陪她做作业,基本每天都要写到11点之后,我看实在太晚逼她睡觉,但第二天早上五六点又得狠心叫她起来补作业。成绩好的学生做作业又快又好,但是成绩不好的学生有大量的订正、罚抄写。”


  家长兜不住,天天“累成狗”


  当前,孩子写作业与家长关联度越来越密切,不少孩子每天的作业都需要家长配合出题,或者检查签字后,才能完成。


  《写作业压力报告》显示,中国91.2%的家长有过陪孩子写作业的经历,78%的家长每天陪。随着孩子年级升高,陪写作业的压力也没有降低,7%的高中生家长中每天陪作业4小时以上。


  汉口某小学三年级一名学生家长最近辞职回家,专心给女儿辅导功课。


  “孩子小的时候,白天工作晚上带娃,都咬牙坚持下来了。没想到,女儿上小学以后,每天的家庭作业成堆,复习、预习、背课文、听写、默写、亲子阅读、学唱歌曲、做小报和电子相册……


  全都要家长参与才能完成,感觉天天‘累成狗’,再也没有精力应付第二天的工作。”


  “孩子太小,自律性差,家长怎么能不陪。”沈阳家长李女士说,自己都要先把全部作业梳理一遍,再一项一项看着孩子写,还要改错题、讲解、准备水果等,疲惫不堪。


  报告显示,75.79%的家庭曾因“写作业”发生过亲子矛盾。家长在面对孩子的作业问题时很容易丧失冷静,为此家长和孩子吵架,甚至抱在一起哭都时有发生。


  作业量大导致家长对教育不满情绪严重。


  “老师课堂不提高效率,把大量题海训练留给孩子。这样的教育太不负责任了。”家长李女士说。深圳一名家长在朋友圈里诉苦:“孩子很惨,每天没精打采。我能帮的,就是教教教,陪陪陪。”


  补习机构进一步助长了“作业焦虑”。有学生反映,与学校作业相比,一些补习机构的作业可在手机或iPad上完成,系统立刻批改并有视频讲解。


  两相对比,进一步加剧了家长对校内作业的不认可和不理解。


  考题越来越难,“减负令”难减负


  从教育部2013年8月发布的《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(征求意见稿)》,到近年来辽宁、广东、江苏多地发布的“减负令”都明确要求,小学一二年级不留书面家庭作业,其他年级每天书面家庭作业总量控制在1小时以内。


  华中师范大学教授范先佐、沈阳市铁路五小校长于莹等专家认为,学校作业屡屡“超量”的原因在于:当前教育模式还没能形成因校制宜、因材施教的教育管理机制,考试时为了增强区分度,考题越来越难,老师人为拔高了教学标准和作业标准;此外,一些教师教学方法陈旧,课后不得不依靠大量“刷题”来弥补课堂教学的不足。


  专家建议,推进减负重在落实,要减少重复性作业,精准减负。


  一是严格控制作业的时长


  通过学生评价、家庭评价、教育督导等严格落实“减负令”,杜绝重复性作业,尽可能根据学情,因人而异,分类或分层布置作业。


  上海市普陀区针对全区学生在睡眠时间、作业时间等指标上存在的问题,进行“两公示”,即全区所有中小学生课表在区教育政府网站公示,小学生作业情况通过家校互动网络每天向家长公示。


  二是提高课堂效率,改变评价体系


  于莹说,教师要保证学生每一堂课、每一天、每一阶段所学的知识都能在课堂上全部吸收消化。


  二年级学生家长李女士建议,把学生的素质成绩也作为老师的考核内容,这样老师才能扎实推进。


  三是树立正确的家庭教育观念


  “学校教育要多向家长传递正确的教育观念,减少家庭自主增负。”十九大代表、辽宁省盘锦市高级中学年部党支部书记杨丹表示,要减少家长盲目补课的冲动,让孩子得到精神上的减负。


  四是“互联网+”或可提供布置作业新思路


  有老师表示,如果作业全批全改,每天过半时间都要用来改作业。


  科技快速发展,或可为学校作业提供解决新思路:如借鉴一些培训机构做法,通过APP指导学生完成作业,人工智能批改,配以讲解视频,学生还可以在线随时向老师求助。



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